16364
次围观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栏目介绍

《陶业三人行》是陶业要闻摘要&佛山陶博会联合制作的谈话类栏目,由主持人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尹虹与中国建陶企业大咖,一起针对建陶行业的热点事件、流行趋势、市场风向进行探讨交流,并各抒己见。

从尹虹1个人的观点到3个人的观点,从3个人的观点到一群人的观点,通过3+N思想观点的碰撞,触发更多行业思考与思维更迭,共同助推中国建陶行业的发展。

《陶业三人行》第一期

主持人

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 尹虹

特邀嘉宾

简一大理石瓷砖董事长 李志林

罗曼缔克瓷砖董事长刘胜红

栏目时间

3月29日下午14:30—15:30

栏目地点

中国陶瓷总部陶瓷剧场三楼材易采直播室

栏目形式

线上视频直播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识别下方二维码回看完整版视频

↓↓↓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三位嘉宾探讨了哪些问题?

精简版汇报来了!

↓↓↓

(以下内容根据现场录音整理,未经嘉宾本人审核)

1、疫情对瓷砖行业的影响?

Q尹虹:大家都知道新冠肺炎病毒疫情对全世界都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今天我们主要探讨的是疫情给我们瓷砖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疫情对各行各业都产生了影响,但影响最大的还是跟吃喝玩乐有关的行业,他们在这段时间的损失都超过了90%,对我们瓷砖行业的影响可能是30%,相对而言要稍微弱一些。

很多人说在这种危机面前,同样也存在着机遇,危机与机遇是并存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先问下两位嘉宾,你们对这场危机是怎么看的?这场危机对我们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在将来能否引爆一些行业新的革命?或者在行业产生新的转变?

A李志林:本次疫情不仅影响着中国,同时也影响着世界。虽然目前中国的疫情已经基本上控制住,但是从增长的速度来看,国际疫情的顶峰还没有到达。

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毫无疑问的,对于中国经济影响较大的主要体现在出口方面,因为中国国内的疫情基本控制住了,但西方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控制住还不好说。

疫情对陶瓷行业的影响,我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一季度陶瓷行业本身是一个淡季,根据博士提供的数据介绍,目前整个行业恢复生产的有七成左右的企业,但是疫情对于陶瓷行业肯定还是有些影响的。

而二季度中国经济能够逐步恢复到正常,特别是我们的上游地产行业,我们在跟他们合作过程当中,明显感受到他们的速度在逐步恢复,我想二季度中国整个经济能够恢复到正常水平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看好三四季度会有一个反弹,所以疫情对全年的整个经济肯定有影响,而且影响很大,对陶瓷行业也有影响,但影响也不至于那么大,这是我整体的感觉。

Q尹虹:有人说装修行业是一个刚需,上半年没有做的生意可能下半年会爆发,但是也有人说经过疫情以后我更悲观了,在二手房或者在装修业可能会拖一拖,也有些人认为要赶快消费,享受人生,装修可以拖一年两年问题不是很大。你觉得之后消费者会把对一季度的需求全部在后面三四季度爆发出来吗?

A李志林:装修行业有一个特性是有时间弹性的,不像餐饮行业那么直接,中午没来吃饭,晚上不可能吃两餐,但是装修有它的弹性,这个月不装,下个月也会装的。加上一季度是传统的淡季,存在一些客观的因素,所以我说影响有,但是不至于那么大。

整个经济会对大家消费心态产生一些影响,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次大家在家里宅了一两个月,我发现很多人对家里装修不满意,都有装修的冲动,特别是对环保、安全这方面很重视。

前段时间我跟胡亚楠秘书长他们一起做了一个调查,也反映了类似的情况,我偏保守的乐观主要是基于这些因素的判断。

Q尹虹:刘总,你基本上同意李总的观点吗?

A刘胜红:我认为总体来讲总量略微下滑,但不会下滑很多,也有机会存在。

通过这次疫情我发现我们经销商素质有一定提高,以前传统模式都是团队固守在店里等客户上门,现在很多经销商都开始注重线上卖货,我看烟台的一个经销商直播的时候,真的做了100多个单子。关于第二个问题,我认为2、3月份没有装修,4月中旬应该会有一个恢复,5月会有一个增长。

当下我们一定要善待我们的客户,受疫情影响,现在很多客户没有开工,以前经销商对一个小单不重视,但现在经销商接一个小单也不容易,一个单不做对我们企业损失不大,但对经销商他们来讲是致命的。

2、疫情对中国瓷砖进出口的影响?

Q尹虹:根据这几年我们国家瓷砖每年的产量数据显示,瓷砖年产量已经差不多连续下降了三年。如果今年没有疫情,2020年在你们心中会是怎样?现在有了疫情以后,2020年整个瓷砖行业产量预计会是怎样?你们能不能说出一个量化的数字?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A刘胜红:我认为总产量应该会下滑20%左右,因为很多陶瓷企业3月份开工很迟,而且没有全部开工,还有部分企业3月都没有开工,所以我估计全年产量会有20%左右的下滑。

A李志林:瓷砖总产量这几年确实一直在下滑,我认为主要有几个因素,本身我们产量过剩一直保持比较高的水平,加上现在市场总量从增量到存量,下滑也正常。

我上次看到建筑卫生陶瓷协会说正常情况下是5,肯定会超过5,因为疫情不仅影响我们行业,更影响所有的行业。如果让我预计一个数字的话,我觉得能保住70%已经是比较好的状态。

Q尹虹:你们对行业的整体预判都比较接近,基本都在15%—20%之间。实际上行业很早就有人预测这几年我们要腰斩50亿,还有说40个亿,我也这样看,我认为肯定会下滑,下滑15%—20%是比较合理的区间,可能不需要太久,一年马上就会见结果。

3、线上业务能为陶瓷行业带来新的突破吗?

Q尹虹:疫情对陶瓷行业的影响,其中有一点体现在线上板块。陶瓷行业互联网+一直都没有突破,不像日用品双十一,每年双十一电商采购节,虽然瓷砖数字还可以,但是和百货相比还是差很远,你们觉得目前投入那么多精力和时间做线上直播,会对陶瓷行业带来新的突破吗?

A李志林:我们今年从2月份开始做线上的营销,不仅只是做直播,比如我们与年前联系过的客户之间做的链接,只是把线下推广和成交搬到了线上,直播更多只是引流,在直播中做一些微信引爆的成交模式,下定金。

然后通过进一步沟通把定金客户变成我们的销售客户,逐步开始转,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今年2月份与去年相比有较大的增长,3月份也还可以,比去年同期的定单数还是有些增长的。

这也说明了两个问题,以前我们习惯在线下买日用品,现在疫情期间去不了线下实体店,但是他们又关心这些事情,开始慢慢接受网上模式。

至于将来是不是会成为一个全新的模式,我倒不这么认为,因为瓷砖行业有一个很大的特性,体验消费的特点非常强烈,尤其是瓷砖产品的颜色,在网上和实际上存在差异,毕竟线上交流没有那么直接,但是也可以肯定的是,网上会作为以前传统模式的有力补充手段,或者在线下交易之前的一个前期手段,我觉得这个应该是可以的。

Q尹虹:老刘你怎么看线上交易对你们的销售和整个行业产生的影响?

A刘胜红:线上交易我估计是不成功的。我们把准客户拉到线上,不能够相聚,利用线上搞互动,搞活动的方式,可以促成以前存量单转换到现实的采购单。

但如果搞线上获得新客户,这个途径比较难。因为瓷砖不是日用品没有流量,消费者也没有看过你的东西,即使找一个再厉害的带货大师带瓷砖也带不动,而且瓷砖需要设计,以及很多体验式的消费。

Q尹虹:如果把设计师都带到线上去呢?

A刘胜红:线上的专卖店看不到实物,消费者是不会下订单的,线上准客户引流到实体店,这么多年谁做线上搞的成功呢?基本上半途而废,包括红星、居然之家,他们也整合不了。但随着大家生活水平越来越高,我估计零售比例还会增加。

Q尹虹:这也是一个新观点,零售现在很多人都在看好。大家都知道从美国的建材展,到广州的广交会,4月18日举办的佛山陶博会,还有石材展、厨卫展,有的甚至最后会面临取消的局面,但是大部分会推迟,线上陶博会却在此刻出现,而且大张旗鼓开始在突破,作为会展经济,线上陶博会你怎么看,它有前景吗?

A李志林:佛山陶博会确实开了很多届,以前我们也期期参与。市场发展以后,以前的陶博会更多针对经销商甚至一些国外的客户做出口,真正C端消费者不多。

可能也有设计师会来看一些新的产品,但现在通过各个品牌对C端的延伸,我估计设计师已经不多了,展会经济肯定不能说不行,但是创新的方式也是需要考虑的。

Q尹虹:以前我觉得陶瓷行业没有突破,但是现在我认为线上陶博会应该是目前比较好的创新模式。瓷砖行业或者建筑卫生陶瓷行业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没有所有人都公认的门户。

假设,陶博会集中陶瓷行业的头部企业,或者参展的企业把展厅搬到线上,陶博会把所有产品都集中上来,3DVR展厅也可以链接上去,从线上陶博会扩展成为行业的门户,甚至将来会发布所有新产品,变成一个门户,从而推动整个行业线上运作,你对这个有什么看法?

A刘胜红:线上陶博会可能带来的流量还会更大,我觉得大家也比较容易接受。

企业也不用为了三四天时间做实体店装修花十几万,线上陶博会观众浏览人数更多。我觉得这个创举是可以的,并且我们有感受到,通过线上市场部培训,都不用搞聚集培训,线上培训互联网工具还是要多应用,不拒绝,但是互联网卖货对陶瓷来讲只是一种工具。

Q尹虹:无论是主办方还是观众,要去线上陶博会体验产品代价很低。回顾前几年推广互联网+的时候,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互联网+,有的是+互联网,我们线上陶博会还是陶博会+互联网,而不是用互联网+陶博会。

A李志林:我一直觉得传统制造业是+互联网,就是要积极拥抱互联网来提高我们的经营效率、沟通效率,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在疫情期间我们比平时更忙了,为什么忙?

因为现在习惯用网络的方式去交流,链接的人多的时候忙不过来,但是效率极高,我这一两个月启动了一小时沟通机制,我们就谈一小时,最多的那一天开了8个一小时,而且晚上比白天还要忙,以前做一件事,可能要花一个小时,真正谈事谈半个小时,再吹半个小时,再回来一个小时,实际上效率是极低的。

而通过互联网的方式,到点就上去,结束就下来,所以效率很高。从这里受到一些启发,比如以后陶博会用线上可能真的有很大的想象空间,但是有一个挑战,对主办方来说租金怎么办?这也是一个尖锐的现实问题。

Q尹虹:是,但是我觉得任何一个新的模式出现都会对旧的模式造成冲击,把线上陶博会打造起来,必然会影响线下的陶博会,但是我们要看到线上陶博会的潜力。

3月28日我们也是在这里做一场关于岩板的研讨,总点击差不多2万,人数完全不同IP就是1.2万,如果在线下组织一场活动,每年陶博会分享会的时候,有700、800人已经很庞大了,10%的人要组织1200人岩板研讨会,都很费劲,但在网上1.2万就太小意思了。

A李志林:这个数字可能变成最大的资产。

Q尹虹:这就是流量。在微观方面,发现有不少人带他们的货,资源会共享。

总体来讲,我以前对这方面比较保守,现在我觉得线上陶博会对整个陶瓷行业影响不是那么大,但是我觉得对会展影响会很大,如果线上陶博会做好了,怎么收租金?

如果不收租金,转而成为一个行业的门户,专业人士、消费者、设计师要想了解这个行业就必须通过线上陶博会,链接所有的企业,我觉得流量大了以后,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我还是比较积极的态度。

4、疫情对中国瓷砖进出口的影响?

Q尹虹:网络上有一句比较流行的话,这次抗击疫情是中国人打前半场,国外人打下半场,海外华人打全场。而关键的问题是,下半场好像比上半场时间长,还不知道该什么时候结束。

我前几天看一篇文章,一开始这样说,2月份的时候国外客户打电话写传真过来问能不能发货?3月份的时候,是我们打电话和发传真去能不能收货?那肯定是不能收了,4月份能不能收还不知道,所以对出口影响很多人觉得非常之大,我不知道你们目前出口占比是多大?

A李志林:我的占比不大,大概10%不到,主要是以东南亚、中东国家为主,我估计相对会好一点,前两天我们也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的团队本来要把任务减一减,但他们说暂时不用减,还是很有信心的。

Q尹虹:从你个体来讲觉得没有什么影响,刘总你们出口大概占20%,现在疫情对你们会不会产生影响?

A刘胜红:对我们企业肯定有影响,出口总量占我们企业份额20%左右,我们出口比较分散,没有在欧洲、美国占很大比例,目前有些地方还在继续出货,对我们影响不算很大,但是这一点点的下滑我估计在国内也能消化。

Q尹虹:昨天晚上我正好跟三个做出口起家的行业人士吃饭,一个现在比例是七三,是出口占70%,还有两个一个是四六,一个是五五,以前他们比例更大,他们两家说,还好2018年开始转型及时,他觉得五五已经很接受了,你们一二就更接受了。

那个做七三的就唉声叹气,说原来在北美要如何布局,年前做的所有布置现在都没有办法落地,他觉得整个对出口影响非常之大,要赶快调整战略。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Q尹虹:这是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瓷砖出口的数据,也是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的,去年下滑7.7亿,下滑了8%之多,不算大,但是最高峰是2015年下滑11个亿,其他的因素同时也考虑进去,不能完全从自己企业角度考虑。

统观整个跟海内外的交往,估计包括反倾销,还有疫情的延续,从你们个人角度看,你们认为今年的出口会下滑到什么程度?

A刘胜红:我估计今年腰斩应该是有可能的,现在中国没有东西可卖了,便宜货印度比你便宜,非洲也有生产。我们企业如果不盯住中高端市场,只是做出口赚差价是没用的,这种模式不能再持续。

加上这次疫情的情况和美国等很多国家反倾销,我估计腰斩的可能性会很大。我去东南亚简一展厅看了下,我们都在建专卖店,把中国的模式搬到国外去,一定会成功。

A李志林:对国际市场我是比较悲观的,我估计腰斩可能还不止,昨天晚上我也跟一个同行沟通了一小时,他们95%是出口到欧美国家,我听了一下他的分析,下半年能有50%就不错了。

我还是比较赞同胜红的观点,为什么这么多年一路下降,就是靠低价量大的模式,一个是竞争力在下降,另一个是自己国内成本的上升。

特别是欧美的疫情时间,我想在座的人6月份之前应该不会有什么奢望,7、8月份到底会有多大影响,大病初愈也需要一段时间恢复,大家一定要做好这个准备。

Q尹虹:上半年50%肯定达不到,很多红利都没有了。

A李志林:我们资源红利、政策红利、人工红利等等都没有了。同时低档国外的竞争在加强,他们自己在加强,所以量大便宜的模式毫无疑问走不下去了。

去年有一个模式虽然量下降了,但是价格上升了,也说明了一点,以后我们真的还是要利用我们的优势去做一些高附加值的产品。佛山创新力、产品质量都很好,应该做更多附加值的产品。

我曾经开玩笑,真的有哪些低档的产品,发达地区可能要靠进口来供,没有这个条件了,国内其他的厂区他们慢慢也在升起,

我对今年情况的方向虽然比较悲观,但是也不那么悲观,因为疫情是全世界的,他们比我们还严重,所以大家在困难的时候还是要保持信心。

我昨天也鼓励他,往往是在非常时期的时候,是拉开差距的时候,你可能整体不好,但是对某个企业来说可能是一种机会,全世界疫情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机会,疫情可能是一种困难,但是总会过去的,还是要保持信心

Q尹虹:为什么非要你们说这个数据,你们对形势拿捏到底到哪个程度,因为这基本上反映了你们的观点。

刘总,我知道去年你们跟几个企业在马来西亚合作建工厂,刚才志林也说,接下来低档产品要进口,你刚才说国内东西没有卖,我们出口的市场在马来西亚是受欧美反倾销的,现在据说你们那个厂也停了,老总也已经回来了,向马来西亚进军,最近行业也有一种观点就是中国陶瓷最终会走向世界,你认为我们的模式是走向世界,还是在陶瓷行业保持发挥我们更大的优势?

A刘胜红:通过马来西亚工厂半年的运作,我发现很多成本都无法准确预估,包括很多企业去外面投资,去非洲投资的都是做短平快,低档货,简单、便宜。

而我们这种企业去马来西亚投资,当时也想做高档的东西,但在那里有几个困难,算不到的成本,人工办事效率低,政府效率也低,并且他们宗教文化不一样,很多软件在中国用很便宜,但在国外用很贵,无形的成本至少要比国内增长20%左右。

Q尹虹:原材料等某些方面的成本补上去还不够?

A刘胜红:不够,另外中国派很多人员去也不现实。

Q尹虹:本身管理代价太高。

A刘胜红:所以这几年在海外投资要慎重,如果在非洲短期行为便宜一点,多拉快跑的模式是可以的,但是要做国际品牌,中国的应变能力还是最强的,特别是在广东产区有明显的优势。

在广东产区成本、物流、原材料供应、产业链包括人才都是很好的,对企业的创新和推广都有作用,目前我了解的几个在海外的基地,日子都不好过,只能做基础的代工生产线,很难做大做强。

Q尹虹:在过年前菲律宾、印尼和越南都有做陶瓷企业想卖给中国人,想通过协会来牵线,我肯定会积极牵这个线,我们要拉这根线的人,希望刘总的观点对他们有参考意义,要考虑的东西也更多。

5、疫情是否会加速行业洗牌?

快步进入寡头时代?

Q尹虹:疫情是双刃剑,加速了行业的洗牌和提升。比如年初大家都关注到第一季度我们国家房地产公司倒闭的数字是非常惊人的,都是几百,在这种情况下,陶瓷厂会不会按这个比例同时也会那样洗牌,但是房地产有一条,房地产公司倒闭了以后,企业并没有减少,只是被别人吃掉了。

如果我们陶瓷企业停产、倒闭,或者减少15%、20%,洗牌了以后,很多并没有被大公司吃掉。

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种说法就是我们加速了洗牌,品牌的集中,行业还会进入寡头时代,越大越强,越强越大,我不知道你们认不认同这个观点,或者有没有这个打算说我们要做出巨大体量,要做巨无霸,要做寡头,因为现在你们体量都差不多。

A刘胜红:洗牌是在洗牌,疫情为什么老人先死,因为他属于老弱病残,行业里面也是,本来没有疫情还能够活几个月。

首先通过兼并或者资金链会洗掉一部分,环保压力烧天然气也会把一些做低档砖的淘汰一部分,但是我觉得向几个寡头集中的可能性不大,我们做大做强。

首先要做强,一个企业规模大,是没有抗风险能力的,但是做强,你的品牌,你的产品有竞争力,就会获得用户的喜爱。

有的企业想做大,像整装公司占的份额很大,份额虽然大,但是风险也很大,我觉得未来一定是百花齐放,不会有很大的寡头出现,不是标准化的东西,钢材可以,家电可以,甚至卫生洁具都可以,但是瓷砖不行。

Q尹虹:老李同意这个观点吗?

A李志林:两个方面,一个是疫情会加速洗牌,我估计应该没有人会反对这个观点,因为在洗牌的过程中,整个行业的发展从2015年开始已经到了顶峰,产量在下降,数量也在下降,但是下降的增长量去了哪里?

有一些被头部企业吃了,有一些企业还是不断快速发展,将来会不会发展为寡头,各个行业有各个行业的特性,比如空调,我隔壁的格力和美的就占了40%和30%,两个加起来占了将近80%的份额,他们非常标准。瓷砖有一个特性就是达不到电器行业这么标准。

Q尹虹:占5%的市场份额都没有?

A李志林:是的,大行业小企业,我们是一个很大的行业,但是企业不大,最大的连5%都不到,但是从行业发展来说,一定是大行业里面会有一些大企业,这也是必然趋势,但是能不能像电器行业那么大?

可能陶瓷行业这个特性又决定了很难做到这一点,最后也可能会有一些大的集团,比如十来二十个能占到一半的产量,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因为这个行业的规律必然会往这个方向发展。

Q尹虹:我顺便问一个数字,你的生产线现在全部都复工复产了吗?是80%,还是100%?

A李志林:第一批是2月17号,一个星期之后24号全部复产了,因为我们生产线不多。

A刘胜红:我们是3月中旬基本上全部都复产了,客户他有需求,虽然量比平时少,这个货缺了,那个货缺了,不复产你损失的是一单小生意,但客户损失的却是很大的信心。

Q尹虹:你给我的感觉,一是疫情洗牌没有洗到你们那里去,二是关于最近报道各个陶瓷产区复工复产的数据显示,房地产企业洗牌了以后,小企业全部被大企业吃掉了,我们小企业倒了以后,大企业可能没有完全吃掉,吃掉一部分,可能就没有了,所以我们做大做强的速度没有那么快。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我上班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协会跟佛山所有厂了解到底有多少企业开工,全国几个厂区包括媒体报道掌握的数据,让我非常惊讶。

第一个,高安3月10号百分之百复产,山东90%,四川夹江95%,佛山到目前为止充其量60%,你们都在这个行业一定知道,还有很多大企业一半都没有开工。我觉得开工这种情况,第一个是看到疫情对我们的危害,第二个也代表企业对前面整个下半年的信心,也反映了洗牌。

某种意义来说洗牌从我们行业不应该是从佛山开始,佛山经过几轮淘汰已经比较健康了,可能内地企业很多,但是从这两个数据差异来看,内地企业开工更积极,虽然我们做品牌,可能库存比别人多一点,但是也不至于这样,我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A刘胜红:北方很多企业都是地方性品牌,做低端产品,可能在农村市场或者代工市场做的。

前几天300×600的瓷片供不应求,因为房地产没有停工,低端精装修房都是用瓷片,农村市场有的还在干,很多厂都没有生产,所以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局面,同时海外也在要这个瓷片,这个问题昙花一现,我估计他们很快库存爆满,马上又面临着中途停产。

Q尹虹:我专门打了电话去夹江协会问,他说他们现在货柜车都排队了,因为现在高速不用收费。如果4月底结束疫情,大家可以摘下口罩,他们要再停产还不是那么急,如果到了6月30号才可以摘下口罩的话,可能开工产业中途要停,你会不会这样认为?

A李志林:这个数字是现在的数字,是一个动态数字,中国疫情是最快过去的,加上中国还处在城镇化进程中。

刚才刘总也说,外地主要是以地方性品牌为主,国际影响没有我们这么大,佛山占全国出口比例也是很大的60%、70%,这一块就影响了佛山的企业,加上外地厂区前两年环保影响下降的速度,挤了一下,挤的也比我们干净,所以我觉得这个也是正常的现象。

Q尹虹:这个也是代表我们行业后期的发展,将来品牌企业和内地的整个差异。刚才说到寡头,我看二位不认为我们行业会形成绝对的寡头,反而有可能相对头部企业形成大的寡头集团,一个是小的在倒闭,一个是精装房和整装的影响,但是这个是不是要建立在一定的品牌高度上,做大做强。

我上次碰到一个企业家,他告诉我他在非洲一年做2.6个亿的产能,我说我不相信,他说他2.3个亿,我说2.3个亿也不得了了,但是我没有感觉到他在行业里面有什么品牌。

相对寡头来讲占了2%,我们不讲占5%,2%、3%比例已经很不得了了,因为早期体量最大往往不是顶部的品牌,特别是2019年为什么会重新讲寡头的事情,2019马可波罗过了百亿,今年年初蒙娜丽莎市值也过了百亿,这是我们以前没有过的槛。

Q尹虹:我想进一步了解一下,你们认为会建立在品牌基础上,还是会建立在大量上?我们这个行业品牌和寡头在中国相对是有一定关联吗?还是没有品牌反而可以做大?

A李志林:我们可以设想一下,比如10年以后的消费市场是什么样子的,和10年之前的消费市场是什么样子,越是竞争的环境里面,10年之前相对竞争程度一定是比10年以后要宽松。

Q尹虹:10年以前低端的消费比例比较大,我说的2.3个亿也是在非洲和南美。

A李志林:越是在充分竞争的时候,品牌的力量就出来了。特别是瓷砖是一个低关注度,但是又是一个高使用度的产品,往往顾客对产品不了解,信任度是不够的,所以有品牌给人的印象是质量好,服务好。

在充分竞争的时候就会更加彰显,而且做品牌毕竟在品质,在创新方面往往也更注重一点,他们可持续的发展动力也会更注意一点。

寡头和品牌之间,因为品牌有不同的品牌,比如丰田是一个以性价比为主的很好的品牌,奔驰、宝马也是品牌,可能比他们更高档一点,再上去宾利、劳斯莱斯也是品牌。其实品牌有各种成绩,都是代表了这个品牌的一些特性,相应的消费者可能就被这个吸引去了,买宾利一定不会研究丰田车有什么新产品,这是肯定的,这就是品牌会区隔不同的消费层次。

作为中国来说,还有很长一段的城镇化建设,性价比好的市场在很长时间还是具有巨大的量,但是另外一点,随着消费升级,中国解决发展问题,高端市场的增量一定是往上,而不是缩减的,反而现在我们真正的高端供给还是不足的,为什么我们跑到国外买马桶盖,行业里面提供给消费者的高端,哪怕你真的高端但是他却不认为你高端,这方面也是需要我们更进一步努力的事情。

6、品牌对于陶瓷企业的发展有哪些影响?

Q尹虹:现在无论是行业内还是行业外,都认为简一大理石瓷砖是一个品牌,很多人都问我,志林为什么不做全品类,简一这么好的品牌是不是浪费了,是因为你认为高端的品牌还没有完全够,我还有大的空间,不需要做全品类,还是因为你对大理石瓷砖情有独钟?

A李志林:可能都有吧,毕竟我们是商业,还是要按照商业的原则来做,比如简一,大家想起来是简一大理石瓷砖,而不是简一多牛,本身简一就和这个品类挂深钩了,如果我去做其他产品的时候,可能不是为这个品牌加分,而是为这个品牌减分。

另外一个我不做全品类,并不表示只能做小而美的东西,也可以做相对大而美的东西,还是有空间的,最起码在目前这个角度来说,还不存在多品类的可能性。

Q尹虹:条件成熟也可能向横向品类扩张?

A李志林:从品牌运营来说扩张也不用简一做,可能用另外的品牌,因为简一就代表了这种。有时候我们往往会犯一个错误,叫品牌是个框,什么都往里面装,最后就消化不良。

我们看看意大利,一个集团很多品牌,但是每个品牌各自有各自的定位和特性,一个公司可以从事很多的产品或者从事很多的行业,但是每个产品一定是有独特的品牌代替,这种案例很多,比如B&G很明显,海飞丝是去头皮屑,还有飘柔是柔顺的,产品特性更容易让消费者记得住,消费者想到这个品牌,更容易做一个选择,主要是这个,我不是觉得到底要包多少东西进去。

Q尹虹:你可能会同意志林的观点,我觉得你基本上是一个全品类,你是全品类发展整个品牌,中国很多企业,像你这样只有两个品牌是不多的,一个罗曼缔克,一个伊丽莎白,你是怎么考虑品牌的?

A刘胜红:任何品牌都是要跟你的渠道,跟你所服务的客户是高度匹配的。刚才李总也讲到了,丰田汽车适合大众消费,所以便宜,奔驰是一个等级,宾利又是一个等级。

这个层次放在瓷砖行业也是一样,越到金字塔上面的量不一定大,越到下面的量大,你刚才说的非洲卖2亿多平方米是最基础的,老百姓用到的,它不是品牌,就像早期中国陶瓷发展的时候,瓷抛厂一年上7、8条线一个企业,供不应求,他是做最基础的产品,做不了个性化。

我们做全品类,是以家装为主,客户比较分散,比如客户选择了罗曼缔克的品牌,他要搞得定,木纹没有,上墙下地的东西全部齐了,但是我们的品质和服务是中高档的定位。这是一个自己的品牌和自己客户的匹配度,如果我把很低端的东西装进去,就麻烦了。

现在行业里面很多品牌到外面贴牌,自己去卖很便宜,打价格战,这就是对自己品牌一个伤害。为了提升量,大家看规模而没有看品牌的高度,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觉得自己还是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自己的定位做好,跟自己的定位来研发新的产品,才能符合更高层次的需求,这个就是我们未来的方向。

Q尹虹:是的,品牌有很多内涵,一般我们说有基本的品质,还有广告宣传被大众的认知度,还有定位,适合的对象和人群。无论是罗曼缔克还是简一,我认为在品牌和装饰材料上,你们都有创新。

最近正好有一个企业找到我,跟我说我们行业不能老是这样混乱的走下去,叫我一定要号召一下做一个创新的联盟,至少我们要认识到创新的价值,广州设计周如果不再往前走就没有新意了,变成设计师在这里面忽悠,而没有真正创新。

你去年前年也跟很多企业合作,你们原创也比较多,如果要成立一个创新联盟,大家在一起的话,我觉得很为难,并不是我不愿意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有难度,会好难。希望扩张到泛家居,建材领域,你觉得在中国行得通吗?有难度吗?

A刘胜红:创新是各自百花齐放,各自研究的方向不一样,华为手机是自己创新,别人创新的东西公用的东西比较难,因为那不是标准化的东西,为什么个性化定制现在很流行,就是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如果大家一起这样搞的话,每个企业又一样了,但是我觉得创新还是需要时间的。

Q尹虹:我们这个创新不仅仅是概念品类的创新,可以具体到新的产品,也可以具体到设计,特别是设计这个界限很模糊,特别难。设计往往是不够尊重,你们做的产品设计有了以后就很简单,没有的时候你也不一定想的出来,像这样的创新我觉得行业是不够的。

A李志林:我们每一块产品都是自己原创的,设计图都是我们自己设计的。佛山这个产区关于版权的保护政府也在加大力度,我们站在国家的角度来说,要突破中等发达国家的收入陷阱,很重要一条就是创新。

现在国家也已经在逐步建立了知识产权法院,我们在发展过程中也存在很多问题,被美国人诟病我们的也就是这一条,大家创新的意识在增强,其实每个人都在创新的时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实际上也是一个保护。

创新模仿你不要以为是害了别人,实际上是对自己最大的伤害,在这个过程中你把你的创新基因给扼杀掉。如果大家都鼓励创新,对整个国家和整个社会都有利,我觉得这个还是具有战略意义,博士你就当仁不让吧!

Q尹虹:关于创新和知识产权的保护,,佛山陶瓷行业协会做的还可以,但是协会只是一个机构不是法律机构。我就在想,我们做联盟这几条路,同时而下行不行呢?

A刘胜红:真正的模仿,外省的企业模仿对我们冲击不大,他对的是低档客户,真正是现有佛山一些头部企业或者知名企业,对手下要管严。

一旦发现你是模仿别人的,就查你,这样会激发他的创造性和开放性。但如果你鼓励手下模仿别人,只要好卖就行,这样对品牌是伤害,对自己的创新能力也是伤害。

我希望协会以后多跟一些老板交流,因为创新不是老板创新,是你的团队在创新,是你手下在创新,如果老板不管手下就难了,其实我们不怕外省的小企业模仿,我们怕的是连我们知名的头部企业都来仿,只有大家一起创新,对整个行业才是好事。

Q尹虹:我也是这样想的,协会也要想办法做这个事,一个就是以联盟的形式,还有一个是这一两年有一个契机,就是佛山陶瓷这个区域品牌可能会真正拿下来,我们会把它作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

《陶业三人行》|2020瓷砖出口将会被腰斩?

已有 0 人打赏
0
有用
0
关注
0
收藏
698
浏览
发表您的看法
文明社会,从理性评论开始。谢绝地域攻击、粗言秽语。